那些年炊烟袅袅的傍晚

每当夜色渐临,华灯初上,我便总有一种错觉,仿佛在那不远处的窗里就该飘出一缕淡淡的夹杂着家常饭菜香气的青烟。

十多年前的我就十分享受闻着这样的香气,走在放学路上的时光。印象里,夕阳斜斜地照在远处房屋的墙上,也照在脸上,暖暖的很舒服。马路上来来往往地,大多是下班的人或者接小孩儿放学的人,汽车流中夹着摩托车电瓶车流,摩托车电瓶车流中夹着自行车流,自行车流中又夹着人流;汽车、摩托车、电瓶车的鸣笛声,自行车的铃声,沿街路边的叫卖声响成一片,嘈杂热闹倒也很有一番生活乐趣。倘若你能在那样儿的环境里走上一走,便能深深体悟到《声梦奇缘》里主人公将其改编成交响曲的精妙之处了!

而在整个放学路上,我最喜欢的就是穿过吴桥的桥洞,因为那里面既有好吃的也有好玩儿的。刚走进桥洞,就能闻到桥洞另一头飘来的馒头香味了。那时候的我口袋里没有零花钱,要是自己走回家就只能闻上一闻,要是外公接我回家便会给我买上一个垫垫肚子。那会儿,我记得什么馅儿都没有的白馒头和高粱馒头都是一块钱一个,豆沙馒头是一块五,肉馅儿的则是两块。我很喜欢高粱馒头,因为那是他们家的新产品,颜色是土褐色的和其他馒头都不一样,吃起来也是甜甜的。我一手拿着馒头,一手被外公牵着走,还能听到外公哼着那时觉得很不好听现在很想听却听不到的小曲儿。

桥洞不是很长,却开着各式各样的店,有卖生活用品的,有卖老人和小孩儿衣服的,有卖炊具的……因为这吴桥底下还流通着京杭大运河的古道,所以这儿还有卖各种航船工具的。最有趣的就是卖生活用品的店了,花花绿绿的脸盆、笤帚、畚箕、肥皂盒简直令人看花了眼;店主为了吸引顾客,往往还会在店门口摆一些对我来说很新奇的小玩意儿,会唱歌的小人儿,会发光的玻璃珠子……整个桥洞里人来人往,热闹劲儿一点也不逊于大马路上。加之穿过桥洞就是菜市场,家庭主妇们正赶着买菜,讨价还价的戏码也是好不令人生厌的。

好不容易穿过桥洞,离外婆家就不远了。夕阳又似乎斜了几分,好像变得害羞起来,红红的,只那么拘谨地照在房檐上的一角。穿过一条大马路,走过五六条弄堂,便到家了。外婆家的西边叫霞美路,东边叫民主街,都是几十年的老房子了。外婆家大院的门是由两片木板拼起来了,里面有三四户人家,但是常住的也就是我外婆一家和对面的母女俩;院子里种着外公最疼爱的各式花草,一点也不比鲁迅笔下的《百草园》差。一进屋,外婆便从围裙的口袋里塞了一把剥好的花生到我的手里,还有几粒薄荷糖和橘子糖——我知道,她不爱吃牛奶糖。

现在,这一些和我的时空距离实在是太远了,远得让我似乎有些不知道真假了。其实,我心里也清楚,那是不会再有的了,只是就这样在心里想想,便也神向往之,隐约间多了一分自我安慰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